奔跑吧女神!波士顿马拉松历史首位女选手70岁时重返赛道!

  4月17日的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,是这场赛事自1897年举办以来的第121个年头。在当天众多的参赛者中,一位70岁高龄的女士凯瑟琳·斯威策格外引人注目。她的传奇之处并不在于她的年龄,而是她50年前开创性的突破。

  1967年的波士顿马拉松赛上,凯瑟琳顶住了莫大的压力,成为由官方认定的首位女性参赛者。如今50年后,她重新跑过的不止这42.193公里,还有贯穿她终生的男女平权历程。


奔跑吧女神!波士顿马拉松首位女选手70岁时重回赛道

  今年4月17日,凯瑟琳·斯威策(中)跑完波士顿马拉松。你能相信吗,此时她已经70岁了。

  跑近50公里征服教练

  1967年,凯瑟琳20岁,是美国锡拉丘兹大学大二的学生。出生在德国、父亲是军官的她从小身强体健,热爱运动,尤其喜欢长跑。在大学里,她想加入学校里的马拉松俱乐部,师从曾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教练阿尼·布里格斯。但在上世纪60年代,女性不被允许参加马拉松比赛,布里格斯也不相信凯瑟琳有跑马拉松的能力,“女性不可能跑下来马拉松,你们的体质太差了。”

  凯瑟琳偏偏不信这个邪。为了证明自己,她干脆跑了49.89公里,比马拉松比赛的规定赛程还多了7公里。这让布里格斯目瞪口呆,当即决定收下凯瑟琳为徒。由此,凯瑟琳进入了学校的马拉松俱乐部,和男同学们一起参加训练。

  1966年的马拉松比赛中,一名叫波比·吉布的女子强行从旁边的灌木林闯入马拉松赛道,跑过终点线,成为第一个“非法”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女性。

  这一场景在当时引起轰动,也激励了正在训练的凯瑟琳,她想成为第一个正式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选手。凯瑟琳的教练布里格斯也同意,尽一切努力帮她参赛。


奔跑吧女神!波士顿马拉松首位女选手70岁时重回赛道

  1967年,当凯瑟琳·斯威策第一次跑上波士顿马拉松赛道时遭到推搡。

  有人冲她喊:滚出赛道!

  于是,第二年,凯瑟琳决定报名参赛。因为“凯瑟琳”这个名字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是女性,她便用自己名字的缩写“K. V. 斯威策”报名,以这个更中性的名字获得了参赛资格,号码牌为261。

  比赛那天,凯瑟琳身穿灰色长袖外衣和长裤,胸前挂着大大的“261”,与其他男性参赛者一起踏上了赛道。一开始,没人发现身边这个头发到颈的人是名女性。跑了两公里左右,一个叫乔克·森普尔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凯瑟琳,他怒气冲冲地跑过来赶上她,抓住她的肩膀,想要扯掉凯瑟琳的号码牌,还试图把她推出赛道。“滚出赛道!”森普尔喊道,“把号码牌还回来!”

  这一幕被拍了下来,传遍了世界,上了很多媒体的头条。

  幸好,当时凯瑟琳的男朋友、她后来的第一任丈夫汤姆·米勒就在女朋友身边“保驾护航”。汤姆是个足球和链球运动员,身材高大,他把森普尔挤出了赛道,让凯瑟琳继续赛程。

  尽管躲过了这一劫,但因为她的性别,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的赛程中,她仍不断被人扯着衣服和胳膊要求离开。但凯瑟琳没有放弃,她一边跑,一边思考着为什么在体育赛事中会存在这样的不平等。“我下定了决心,不管发生什么,也一定要坚持下去。就算是爬,我也要完成比赛。”

  最终,凯瑟琳抵达终点,成绩是4小时20分钟。因为一路上的困难重重,这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成绩,但对女性而言,这是一次里程碑般的进步。

奔跑吧女神!波士顿马拉松首位女选手70岁时重回赛道

  帮更多女性走上跑道

  “这次比赛是我人生中一次切切实实的转变,我从感到尴尬、害怕,变成了一个较为激进的人。”凯瑟琳说。这次经历没有改变她热爱长跑的信念,反而让她更加坚定——此后,她全身心致力于女性平权运动。

  不过,改变哪有那么容易呢?尽管凯瑟琳被推搡的画面传遍了世界,可并不能说服所有人,甚至连波士顿田径联盟主席威尔·克洛尼都说过:“女人不能参加马拉松,这是规定……如果那个女孩是我的女儿,我肯定会揍她。”美国大学协会则更过分,他们甚至禁止女性参加所有的跑步比赛。

  对女性而言,勇敢参赛的凯瑟琳成为了她们的偶像,很多人特地写信来鼓励她。凯瑟琳和其他女性跑步爱好者共同努力了整整五年——1972年,女性终于获得了合法参加这一比赛的资格。

  取得这一胜利后,凯瑟琳为女性发声的活动并未停止。1977年,她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创办了一个国际女性跑步比赛。这一赛事在27个国家举办,一共办了400多场,吸引了超过100万名女性前来参加。

  凯瑟琳还以自己的号码牌“261”为灵感,成立了一个名为“261无畏”的公益组织,宗旨在于帮助女性增强体育自信,让她们相信自己在运动上并不输于男性。这一组织还帮助取得了另一次胜利: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,奥委会首次将女子马拉松列为正式的比赛项目之一。

奔跑吧女神!波士顿马拉松首位女选手70岁时重回赛道

  “下个50年,我们要做更多”

  今年是凯瑟琳打破女性桎梏的第50年。在这50年里,她从未停止奔跑的步伐,算上这次,她参加过9次波士顿马拉松赛,跑过40次马拉松全程,最近一次参赛是2011年在柏林举办的一次马拉松。“可以说,我跑了一辈子。跑步让我更加强壮。”

  4月17日,凯瑟琳重整战衣,又一次身着261号站上了波士顿马拉松的赛道。肌肉紧致、身材高瘦的她功力不减当年,最终成绩是4小时44分钟,只比50年前慢24分钟,荣获组委会颁发的奖牌。

  这次,她再也不是唯一一名参赛的女性,12300名女性和她一起参加了比赛,其中还包括“261无畏”组织的成员。凯瑟琳说,如今美国58%的马拉松跑者为女性。

  比赛结束后,在个人“脸书”主页上,凯瑟琳兴奋地写道:“我完成了比赛,就像50年前一样。我们改变了女性的生活,下一个50年,我们还能做得更多!”